-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28 09:03 作者:admin   

【山里山外贵州人】“淘手游”CEO杨鹏:一年“

玩游戏,在许多老一辈人眼中可能觉得玩物丧志。恰恰相反,来自贵州兴义的80后杨鹏却玩出了名堂。通过自己敏锐的市场嗅觉,他创办了手游服务网淘手游,为游戏玩家提供一个交易

  玩游戏,在许多老一辈人眼中可能觉得玩物丧志。恰恰相反,来自贵州兴义的80后杨鹏却玩出了名堂。通过自己敏锐的市场嗅觉,他创办了手游服务网“淘手游”,为游戏玩家提供一个交易服务平台。

  作为贵州省省唯一一家获得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批准拥有虚拟货币发行及交易资质的企业,“淘手游”从创立至今,手游账号类交易量跃居全国第一,2018年有470万用户通过平台交易,10亿元交易流水穿过平台内部系统。

  创立5年多,“淘手游”已经成为全国知名的专业性交易平台。“现在只是手游交易的初期,市场渗透率才百分之三左右,未来会更具有广阔的空间。”立足本土发展大数据服务产业,杨鹏信心满怀。

  随着国家和贵州省全力支持大数据产业的措施保障越来越多,立足本土发展大数据服务产业,杨鹏信心满怀。(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一开始接触互联网,已经跟游戏行业打了十几年交道了。”与现今多数大数据行业从业者“高大上”的背景相比,杨鹏的事业起步相当“接地气”。

  从16岁开始玩网络游戏到现在,杨鹏是个“骨灰级”游戏玩家,也是游戏世界里的第一批“掘金人”。刚进入大学不久,他就和宿舍的哥们儿一起做游戏代练,两年间靠“打装备”赚了两万元。

  “我干其他事不行,干这个,每天15个小时都不是问题。”杨鹏笑称自己十分爱游戏,于是便专心致志“倒腾”起来,尝试各种与游戏行业相关的业务。

  2003年,他开了一家游戏服务器出租公司,承接一些中小型网游的地推与服务器出租业务,也是中国游戏地推行业最早的一批开拓者;2006年,页游(网页游戏)兴起,他立马瞅准机会搞起了网吧联盟,高峰时与全国上千个网吧合作;2007年至2011年,又转行做端游(客户端网络游戏)的渠道分发;2011年,他开始运营游戏联运公司,代理11款游戏产品,年净利润最高达2000多万。

  与上下游的深入接触,极大地增进了杨鹏对游戏行业的了解。2013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游戏大规模爆发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时候开办了一个手游玩家的交流论坛,发现不少玩家在论坛里买卖手游帐号。”

  依靠多年游戏人的直觉,他认为这是新产业的切入点——一个专业的手游账号交易平台。

  “当时也没多想,网站还是从昆明找了个普通程序员写的。”2013年10月,杨鹏成立贵州指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交易平台也正式上线,“淘手游”就此诞生。

  仅仅半年后,“淘手游”交易量已经有一定规模,注册用户10万。天使基金极客帮创投找上门来,按一千万估值投资了200万。此后,淘手游以每年一轮的速度,完成了A轮、A+轮和B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正是2017年赛伯乐的一亿元投资。

  目前,“淘手游”除了贵州总公司,在北京还有两个分公司。一家主要做技术研发,旗下员工来自百度、360、京东、腾讯等,保证支付、购买等各个环节的技术安全。另外一家做市场运营,主要是和游戏公司对接。

  “其实说简单点,淘手游就是手游界的‘淘宝’,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让充进游戏里的钱在必要之时转售他人。”杨鹏说,这就像是二手房、二手车一样,是“全产权”交易。

  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手游交易平台,“淘手游”涉及手游账号、开局号、首充号、首充号续充、游戏币、装备道具等产品交易和手游代充等服务,涵盖了当前手游市场几乎所有的热门游戏。

  “游戏二手交易,特别是账号类交易是这个行业里最苦、最累的活儿。”杨鹏说,相比之下,类似安卓折扣充值则比较轻松,“那些折扣包、渠道包,以3折拿到资源,给用户按4.5折充值,从中赚差价不仅轻松,而且源源不断,有多少充多少。”

  以服务为主的手游第三方交易一直是产业链最末端,这就需要把用户的交易体验及人性化服务当做最核心的服务指标。为了让手游玩家体验到更安全、可靠、方便、快捷的交易环境,“淘手游”在手游交易上做出了很多创新。

  从最开始的“迅捷发布”“视频看号”,到推出“淘手游估价团”“交易证书”“秒收通道”“解绑换绑专人服务”等功能,不断创新原有的交易规则,大大增强行业的服务质量。“通过极致的服务,提升用户在交易过程中的体验度,利用一对一的方式让用户在交易过程中降低交易的麻烦,提高时效。”杨鹏说。

  “未来手游一定会像端游那样成熟起来,生命周期会更长,随之而来交易需求也会加大。”全程见证参与了页游、端游和手游发展的杨鹏说,未来的手游交易平台不会是靠烧资本的钱来存活,要更加专注于交易速度和服务态度以及相关的附加价值。

  “满足游戏玩家的综合需求,提出更多的服务品类,‘淘手游’的路才能走的更长远。”对于平台未来发展,杨鹏的回答简洁、干脆。

  “现在中国有6亿多手游万家,但玩家对手游交易的认知度不足3%,甚至比这一数据还要低。”杨鹏说,尽管市场成熟而庞大,绝大多玩家并不知道,通过二次交易手游账号能够回收玩家付出成本的20-30%。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年报》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144.4亿元,移动端游戏收入1339.6亿,占比62.5%,按照手游账号交易价格比例,整个二手手游账号交易的盘子大概有300亿左右。

  “手游交易的市场分布很散,‘淘手游’现阶段主要任务是让更多手游玩家认识到手游账号作为虚拟财产的价值。”杨鹏表示,传统的推广模式已经不适用于今天的手游交易市场。与其他行业使用大数据的方式有所不同,手游账号交易领域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人力。

  因此在商业模式上,他找到了自己的模式——通过“人海战术”进行人工推广,让更多高消费玩家知道“淘手游”交易平台。“我们的推广团队每天工作很简单,就是注册游戏账号,找不同游戏排行榜上的人私聊,或者在游戏世界内喊话,‘买卖游戏账号就上淘手游’。”

  “北上广人力成本高昂,相比之下贵州就有优势。”杨鹏介绍,“淘手游”通过这种普及性的玩家推广方式来获取用户,每个用户的获取成本不到3毛钱,而竞品的成本要达到8-9元。“北上广的好几个背景雄厚、资金充足的竞品就是这样被‘熬’死的。”

  不仅如此,杨鹏还在推动“游戏合伙人孵化计划”。“这个计划主要面向当地大学生、返乡农民工等群体招募游戏推广团队,在提升‘淘手游’充值服务市场占有率的同时,预计将孵化100个微型企业,变相带动人口就业。”杨鹏说,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能带动更多家乡人创新创业。目前,该计划已有30个团队加入,60%的团队实现创收。

  “回家乡创业我选对了路,未来我们的目标就是2020年在科创板上市。”随着国家和贵州省全力支持大数据产业的措施保障越来越多,杨鹏更加坚定地认为家乡贵州就是发展大数据服务产业的沃土。(责任编辑/袁燕)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全球首家区块链主题餐厅“虾比特”获链道资本
  • 7881手游交易平台
  • 乐淘棋牌植享购:类似花木范的商城购物口子黑
  • 乐淘棋牌猪猪乐淘